13家快递企业恢复正常运营

蒋欣师背着将满8个月的宝宝在家工作。受访者供图

在线教育上演融资大戏:学生不够用了

“平时在专柜里一次只能接待一位顾客,直播就不一样了,一次能服务上百人。”小花说,除了介绍产品,有的时候也做主题直播。“比如‘春季如何护肤’,我就会为顾客推荐一整套护肤流程。虽然现在不方便出门,但顾客的护肤需求真的一点都没少。”

(文中王兵、闫茹、王今朝、印小蕾、小花均为化名)

背着宝宝“赶工”,在家工作不轻松

最终,王今朝只能等着客户一个人搬完剩下的一百多个包裹。

与此同时,张凯磊请求市场头部培训机构能伸出援手,“愿意0元对价赠送学霸君1对1和优学小班,只要能接手这些学生”,此外,如有意愿对接学生,学霸君的题库、班课系统可以无偿相赠。

大学毕业,张凯磊靠着出售创业项目手握数百万现金,做起了投资,曾先后供职于中金公司、鼎晖投资和平安集团直接投资部,最高做到了执行董事的职位。2012年,张凯磊重新回到了教育行业开始创业,成立了“问吧科技”。从人工解答课后作业的公众号开始做起,张凯磊逐渐积累了大批用户,便在第二年推出了中国最早的拍照搜题产品——学霸君APP。

“中午点了一个外卖,但外卖送不进来。社区工作人员送到家里后,看到我的状况,正好给我拍了这张照片。”蒋欣师说,开始复工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一边背着宝宝、一边处理工作,遇到宝宝需要吃饭或者哭的时候才会放下来。

短短6天,涌入400亿

“最最最对不起的是我们的学生和家长,5万多名学生啊,5万多个家庭,这几天,在几个维权群里呆着,看着家长的哭诉,坐立不安,无地自容。”学霸君的命运,成为在线教育的一缕缩影。

然而在这轮融资后,学霸君的处境开始急转直下。“过去3年,我们没有融过一笔大钱,最少5次我们都在游走在资金链崩断的边缘,最危险的一次,我们甚至晚发了老师4天的工资。”张凯磊在公开信中坦言道。

从线下实体店导购,到近期全新上线的“云柜姐”,小花认为,特殊时期“变身”非常有用。

创立于2013年,学霸君是中国最早的拍照搜题产品,曾在2016年搜题大战激烈厮杀中胜出,是K12在线教育的头部玩家之一。成立至今,学霸君共经历过6轮融资,在2017年1月的最后一轮融资中估值一度达到10亿美元,正式跻身在线教育独角兽。短短4年陷入如此境况,令人唏嘘不已。

韵达西城宣武网点的负责人徐飞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公司已正式复工,网点已有一半以上快递员相继到岗,还有十几名快递员因交通管制等原因,目前还在家隔离,“我们快递行业比较有意思的是,如果有人干得好,就会介绍同村的或者亲戚来一起干,所以很多快递员的老家都比较近,一个被困在家也代表着一群来不了了”。

在公开信中,张凯磊提及了对于旗下老师和员工的安置情况。他提到,最近,51Talk、学而思、VIPKID及时伸出了援助之手,接手了上千名员工,并垫付了12月的工资。他也表示,上海、北京、合肥的员工还需要同行援助。

同样是这一天,解决完一盒泡面,印小蕾再次坐回电脑旁边,多角色轮岗+“VPN”远程办公,成为了过去一周不少证券公司员工的生活常态。与2月10日复工的大部分企业不同,随着2月3日证券市场开市,证券公司员工已基本到岗。

小花第一次参与直播时,粉丝很活跃,正跟粉丝互动火热的时候,小花的女儿一不小心从身后闯入直播镜头做了个鬼脸,然后就“闪退”了。

奔跑了8年的学霸君,还是倒下了。

职场办公时,蒋欣师的正常作息时间是“朝九晚六”,但也会加班。不过,两相比较,在家工作也没有让她感觉到更轻松。

创始人现身:抱歉,亏欠了大家

那一年初,百度孵化的作业帮开始独立运营,上线了拍照搜题功能。同时,学霸君遭到了百度的封杀:百度旗下的3大应用均下架了学霸君APP。

“疫情期间商场闭店,我们导购也很着急。现在,银泰百货联手淘宝,邀请近千名导购在家直播卖货,实现无接触购物。吃饭、睡觉、做直播,正在成为我每天必做的三件事。”在银泰百货从事导购工作已经近六年的小花告诉记者,从元宵节开始,自己吃完午饭后,第一件事不再是话家常,而是找个角落,打开手机开始直播。

从曾经的高光玩家到如今的没落困境,学霸君的陨落令人唏嘘不已。“服务了10几万的学生,但完全因为我的管理不善,决策错误,最终没有能够拉回来。”这是张凯磊的最终结论。

12月27日,一则“学霸君倒闭了”的消息在创投圈中传开。一名学霸君教务主管发布朋友圈中称:“学霸君倒闭了!”:公司通过数小时的闭门会议通知了员工倒闭的事实,并要求员工立刻上交工作手机和卡号。突如其来的破产倒闭风波让众多员工、教师和学生家长陷入焦虑,各地家长纷纷组建维权群,员工们也组织起来向公司讨薪。

“不好意思,请问您下来了没有?”达达的快递员王兵站在小区外给客户打了第二通电话。这是王兵当天派送的第12单,随着疫情发展,他已习惯被拦在大门外挨个催促等不来的客户。

不过,复工后,小区的封闭式管理还是让韵达快递员王今朝有些措手不及。他的老客户是文具商,过年就等着发货。为此,王今朝特意提前赶回了北京,2月10日一大早就到客户所在小区揽件。“一共400多个包裹,前两车没啥问题,第三车保安不让进了。”王今朝得知,这个客户的小区刚实行了封闭式管理,出于安全考虑快递员不能进。

面对外界的沸沸扬扬,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在内部群中强调称,自己并未失联,并且表示公司并没有宣布破产,“破产了我就解脱了,家长呢?学生呢?老师的工资呢?你们的工资呢?”与此同时,张凯磊在群聊中称,公司在合肥的员工和办公室会由51talk接手,并且正在努力疏散大部分员工。

“学霸君”这个名字,堪称创始人张凯磊本人的真实写照。

出生于1984年,张凯磊从小成绩优异,高考时以数学、物理双满分的成绩考入了南开大学数学基地班。刚入大学,张凯磊便兼职当起了家教,也独立开起了培训班 ,一个暑假赚了65万元。创业的种子就此埋下——大二那年,张凯磊决定休学创业,拿着一笔500万元的天使投资收购了“问吧教育”。

“2月7日第一次参与直播,我跟粉丝互动得挺默契,但家里小朋友在哭,我不得不一边哄娃一边直播;2月9日第二次直播时,我家孩子跟我一起坐在了主播台前。后来,我不仅在直播中跟粉丝聊商品、讲搭配,还聊到在家的这段时间厨艺大有进步,学会了手抓饼、烤肠和好几种炒菜的做法。”小花讲道。

与王兵戴着口罩满京城跑不同,闫茹在北京正式复工的第一天,依然在家远程办公。但一切并没有计划中的那样顺利,电话采访中,记者多次听到闫茹告诉孩子自己在忙。

新京报记者 程子姣 张泽炎 陈鹏 李云琦 张思源

记者注意到,直播间里不时有顾客留言“缺洗面奶了”,“精华用光了”,“这套产品适合混合肤质吗”?随着小花的讲解,不少顾客点进产品链接查看详情,直播界面中不时闪现“×××正在去买”的字样,帮助顾客实现“无接触购物”。

在线教育公司风起云涌,有人调侃学生不够用了。曾有投资人分析在线教育火热的背后逻辑:中国有 2 亿中小学生,如果有一半人参加课外辅导,且 30% 的课程是在线上完成的,那每年将有 3000 万学生是在线正价班学员(指系统班学员)——2020 年行业前四家公司暑期正价班学员一共才约 900 万,还有数倍空间。

“真的好用吗?”“这款产品特别适合敏感肌的宝宝”、“多大岁数啦”?小花这次直播介绍的产品是一款明星眼霜。直播间中,各个年龄段的粉丝都有。小花边说,边在自己的脸上做示范。

徐飞坦言,目前的单量与去年春节后相比明显减少。近几日,每天的派件量为1100件,去年春节过后这一数字则能到9000件。不可忽视的是,各家快递公司面临人手问题。

变现的困难和对手的堵截,迫使学霸君从单纯的题库型应用工具向在线教育转型。2016年12月,学霸君推出了在线1对1辅导品牌“君君辅导”。当时,学霸君披露已拥有超过6000万注册用户,张凯磊更是对外表示:“全国1.8亿的中小学生,一半都是我们的用户。”2018年,学霸君称实现了单月流水超过3000万,年度目标是收入10亿元。当年6月,学霸君决定all in在线1对1,据传To B业务AI学卖给了字节跳动。

快递员接受体温检测。受访者供图

2月9日,工信部印发通知,明确六方面20条措施,帮助广大中小企业实现有序复工复产,渡过难关。10日,北京迎来鼠年久违的复工潮。“三通一达”等13家快递企业恢复正常运营。

如今,上下班与日常生活之间的界限日渐模糊,“以前的复盘可能会很快结束,现在单单是当日复盘的视频会议就可以开上一两个钟头”。

商场闭店直播带货,导购变身“云柜姐”

融资同样疯狂的还有作业帮。2020年12月28日,作业帮宣布完成E+轮超16亿美元融资,刷新行业融资记录;此轮融资的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Tiger Global、软银愿景基金一期、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方源资本等。这一轮融资完成后,作业帮在2020年已累计融资超23亿美元。

而面对这一笔笔令人咋舌的融资,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俞敏曾直言,之所以在线教育那么兴旺,是靠资本输血。2020年资本向教育领域输入了接近150亿美元左右,而整个在线教育的收入大概就是几百亿人民币,也就是花掉1000多亿人民币,收了几百亿人民币,整个在线教育的状态是什么?如果有50亿的收入,就意味着花了100亿,亏损50亿。

但这一天的工作并没有计划中顺利。孩子只是影响因素的一方面,五口之家中,目前只有闫茹在家办公,家人均处于居家隔离状态,他们时不时出现在自己眼前,让工作状态中的她很是苦恼。

冰火两重天,在线教育行业正在上演魔幻一幕——中小玩家“钱荒”已久,但头部平台在短短一周内缔造多个融资奇迹。

几乎同一时间,诸多头部在线教育平台纷纷传出融资消息。12月29日,好未来达成33亿美元私人配售协议;同日,跟谁学宣布8.7亿美元定增资金到位;掌门教育也传出明年将赴美上市的消息。短短一周,在线教育创造了累计超6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92亿元)的融资记录。

闫茹远程复工,同样频遇“干扰”。闫茹为国内一家大的文化公司员工,因疫情防控需要,公司下发了“压缩现场值班人数,尽量在家,轮流来公司”的防控要求,微信群和钉钉成为了主要工作阵地。

多位快递小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无论是从件量还是派送来说,都未恢复到正常的状态。“确实很难,但早已做好了准备”。

2月10日,闫茹看到群里的同事发图片,公司专门对前来上班的同事发放了消毒液等防疫物资。“我看到有同事发一个抖音,他们开门都不用手而是用胳膊肘。之前公司有食堂,但是有的人为了安全起见,选择自己带饭。”闫茹对记者说道。

然而,张凯磊发现题库产品的变现潜力十分有限。他在几年后这样总结:教育产品的付费者是家长,但他们不是产品的使用者,他们不明白孩子在写作业时经历了多么复杂的过程,意识不到题库产品的价值。每次产品开启收费模式,用户数都会明显下滑。

现在,在线教育冰火两重天——一边是学霸君、优胜教育等教育机构接连倒下,另一边则是猿辅导、作业帮等头部企业的争相融资。在过去一年,猿辅导先后完成4轮累计35亿美元的融资,作业帮则从VC/PE处收获超23亿美元。眼下,更多的钱开始涌入在线教育头部品牌,行业洗牌悄然而至。对于中小玩家而言,危机已经到来。

眼下,在线教育已经到了决定命运的临界点。2020年底,俞敏洪在一次演讲中预判:“在线教育各种烧钱,资本退潮后,将会出现一地鸡毛的情况。”谁才能成为最后的胜出者?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中通、圆通、申通、百世、韵达、德邦等快递公司均于2月10日恢复正常运营,中国邮政、顺丰和京东物流等春节期间为正常收派。据国家邮政局透露,按照计划,在2月中旬,快递业生产要恢复到正常产能的4成以上。到2月下旬,根据疫情变化和形势发展,继续提高产能比重。此外,邮政管理部门将协调相关部门出台政策,推动解决车辆通行、快递员进小区投递智能快件箱等问题。

1月2日凌晨,学霸君创始人、CEO张凯磊在朋友圈,就近期学霸君破产倒闭传闻发出一封公开信。他坦言称,一位潜在投资人在估计暴雷后的道德风险,不能投钱了。这意味着学霸君失去了最后的外部救助。

蒋欣师是马上消费金融客户体验部服务设计师,也是一位军嫂。公婆到重庆后于房间内隔离,老公初一归队。2月3日,公司全体员工线上复工,蒋欣师就把宝宝背在身上。由于宝宝还不能完全坐着不倒,蒋欣师就买了一个护栏放地上,让宝宝在里面玩。“我的脚随时拨弄一下,让他感觉到我还在。”

累计6轮融资,估值10亿美金

到了元旦深夜,张凯磊发布了一封《写给所有学霸君亏欠的人》的公开信回应了一切。“刚刚接完最后一个潜在投资人的电话,因为估计暴雷以后的道德风险,不能投钱了。我知道,最后的外部救助没有了,听完没有说一句话,把电话挂了,把灯关掉,开始给你们,每一个学霸君亏欠的人写这些话。”言语之中,令人唏嘘。

不过,马上消费金融运营部负责人罗宁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在家办公的各项指标反而比集中办公要稍微好一些。比如客户问题的一次解决率、客户的满意度在家办公要高。在罗宁看来,临时采用在家办公的方式,虽然系统能够拉出员工生产力的报表,但线上管理跟集中办公还有一定差异,可能更多还是要用技术手段做一些数据的跟踪。目前是差不多过两个小时,组长会去监控一下员工数据,看看员工的工作状态、效率。

这其中,头部平台的融资速度亮眼。猿辅导堪称2020年在线教育融资之王——2020年12月,猿辅导完成交割云锋基金3亿美元的战略投资。这是今年猿辅导第三次融资。同年3月,猿辅导完成由高瓴资本领投的10亿美元G轮融资;10月,猿辅导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估值达到15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超1000亿元),在全球教育科技独角兽公司中排名首位。

2月10日,快递公司正式开工,不过,许多提前从老家回来的快递员必须先在北京隔离一段时间,才能正式上岗。“公司还要求我们配送的时候都得与客人距离2米,保证彼此的安全。”王兵说。

徐飞每天都会处理一些客户因为快件着急的情况,他也会挨个儿给客户打电话解释。而着急的基本上都是在网上购买口罩、消毒液等物资的客户,“他们急,我也急,基本上东西一到我们站点,我们都会尽快给他们送过去”。

张凯磊承认,“奔跑了8年的学霸君还是在2020年的冬天倒下了,我们的学霸君1对1和优学小班要歇业了。”但张凯磊承诺:绝不跑路、绝不推卸责任,问题不解决不宣布破产。

曾经风光的学霸君也颇受资本青睐。根据天眼查APP显示,创立8年来,学霸君共经历6轮融资,其中在2017年1月的最后一轮融资中,其估值一度达到10亿美元,正式跻身在线教育独角兽。

印着米奇头像的红色棉衣,一双棉拖鞋,在正月寒凉的山城重庆,蒋欣师身着这套保暖舒适的居家服,迎来鼠年的第一次复工。她身后背着将满8个月的宝宝,双眼紧盯堆满电脑屏的微信对话框。

2015年,学霸君开始尝试商业化,变现模式是在平台上为学生需要答疑的题目匹配老师,老师向学生提供解题过程。当时,学霸君已经在拍照解题领域日活数达到100万,每天产生超过800万个提问。

王兵今年没有回家过年,原本希望过年期间多跑几单,赚点配送费和假期工作奖励,没想到,今年春节受到疫情影响,全国进入了防疫状态。如今,戴着口罩和不停消毒成为现在工作的日常。

快递员被拦小区外客户独自搬百个包裹

2020年伊始,持续数月的疫情让在线教育经受了一轮全新的考验,进一步推动了这个行业的接受程度。据不完全统计,K12教育领域内共有超2300 家公司,产生了超1000起事件,总融资额达近1500亿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市场上更多的钱涌向了行业的头部品牌。有数据显示,今年在线教育行业融资数量减少近3成,融资总额却同比增长超过250%。这意味着,行业马太效应正在加剧,越来越多的中小玩家要面临淘汰危机。

最后一位潜在投资人放弃

这家明星独角兽为何溃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