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力降低损失疫情下旅游业何去何从

经济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部分旅游企业经营正面临很严峻的境地——春节订单大量退款,已冲击企业现金流,且在可预见的两三个月里,消费者出行意愿将显著下降。这意味着旅游业基本没有收入,但企业的人工、房租、运营支出仍在发生。

多家旅游企业均表示,目前疫情还在持续发展,旅游企业的主要任务是积极落实国家政策,尽力降低消费者损失,迫切希望政府后续出台一些补贴性政策。

根据资料显示,王劲曾任百度高级副总裁、百度技术战略委员会主席、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其于 2010 年 4 月加入百度,并以百度深度学习实验室(IDL)为基础,联合创立了百度研究院,专注人工智能发展。此外,他还创立了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

经济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相关企业经营出现困难——春节订单的大量退款已经冲击了企业现金流,且在可预见的两三个月里,消费者出行意愿将显著下降。这意味着旅游业基本没有收入,但企业的人工、房租、运营支出仍在发生。

起诉文件显示,“王劲和其家人在2018年2月被强迫离开公司时共持有39%的股权。王劲离开公司后仍是公司的最大的个人股东,但文远知行以各种方式损害了王劲及其家人的权益。”根据开曼公司法第92(e)条,王劲认为文远知行以不当的方式发行了新股,从而将其股份稀释至公司全部股份的3%。 这一行为被指控严重侵害了公司股东的权益,违背了自己作为公司股东的合法预期。

原本井然有序的春节黄金周旅行旺季戛然而止。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很多人“旅游过年”被“宅”家过年代替。

根据开曼法律,如果公司股东认为其股东权利受到侵犯,可提起针对公司的清算之诉。而在中国等其他国家,公司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下才可以被提起清算或破产之诉。所以在开曼因股东纠纷提起公司清算之诉是非常普遍的情况。该诉讼并不代表公司没有偿付能力,更不代表清算就要发生。目前文远知行运营状况良好,技术发展迅速,正在积极进行 B 轮融资并在广州落地基于自动驾驶的出租车服务。公司的正常研发和运营不会受此事影响。

“旅游是重灾区,已成定论。”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首席专家魏小安表示,2019年中国旅游业总收入6.5万亿元,平均一天178亿元。停滞一天,就是这样的损失。再加上房租、人工等支出,旅游业面临的形势较为严峻。

目前,消费者的退款还在持续中,暂时无法估计旅游企业的损失。但是,有一个细节可以侧面显示疫情的冲击有多大——极速增加的退单申请,导致携程、同程等在线平台、凯撒旅游等旅行社以及各种酒店的客服电话瞬时呼入量爆炸性增长。

2017年12月底,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王劲及景驰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百度指控王劲离职前就策划新公司,违反了竞业限制义务、不招揽百度员工义务,并通过不归还电脑和打印机窃取公司机密等等。百度还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王劲及景驰公司)立即停止侵害百度的商业秘密,并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00万元。

2018年2月,景驰科技创始人兼CEO王劲从公司卸任离职,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TO韩旭接棒挂帅。

从景驰科技到文远知行,从王劲到韩旭

旅游企业员工人数众多,属劳动密集型企业,地接、导游、司机、销售顾问、客服,全都需要用人。凯撒旅游表示,公司3000余名一线员工进入应急状态。同程也表示,自己员工数量超过10000名。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文远知行WeRide.ai(原景驰科技JingChi.ai)立志成为中国首个全面实现第四级别无人驾驶商业化的公司,并致力于通过人工智能,实现无人为干预的自动驾驶车辆,向公众提供安全、可靠、便利的出行服务。文远知行WeRide.ai的全球总部位于广州,在美国加州桑尼维尔、中国北京和安庆设有分公司和研发中心。

2003年,“非典”疫情也对旅游业造成了巨大影响。据魏小安回忆,“非典”暴发后,财政部企业司拿出5亿元补贴旅游企业,税务部分出台免营业税政策,旅游部门还争取到了建设资金,尤其是解决景区的“最后一公里”问题。因此,尽管旅游业是重灾区,但反弹很快,直接影响3个月,后续影响3个月。

另一项支出压力来自房租。虽然在线旅游平台兴起多年,但旅游企业大都有线下门店,用于销售与签单。携程、同程等在线平台均有自己的线下门店。特别是在直营零售模式下,企业房租开支较大。凯撒旅游向经济日报记者透露,其在全球的200余个营业网点需持续运营,房租需继续支付,却无法通过订单收入实现平衡。

1月24日,文旅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旅游产品。旅游业顿时陷入困境,业务全面停摆。

根据文远知行聘请的开曼诉讼律师意见及相关法律规定,王劲提起的诉讼理由明显不成立,文远知行相信该案原告诉讼请求将不会得到法院支持。同时,该事件并不影响文远知行在加州向王劲、中智行及相关人员发起的诉讼。

从百度高级副总裁到景驰科技创始人,好聚未必好散

收入减少,房租人工压力大

多家旅游企业均表示,目前疫情还在持续,旅游企业的主要任务是积极配合国家政策,尽力降低消费者损失,迫切希望后续政府出台一些补贴性政策。

由于退单量大、流程复杂,各家企业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退订难,消费者对旅游企业的抱怨、误解在网上此起彼伏,对企业日后的经营很可能产生负面影响。

天眼查信息显示:2019年1月,文远知行宣布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为商汤科技投资部、农银国际;2018年10月,文远知行宣布完成A轮融资,由雷诺日产三菱联盟Alliance RNM战略领投,汉富资本、安托资本、德昌电机、何小鹏、翼迪投资Idinvest Partners、洋智资本OceanIQ Capital等跟投,Pre-A轮领投方启明创投继续参投。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广州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9月27日发布的开庭传票公告,上述“中国诉讼”因王劲下落不明无法送达传票,故依法公告送达民事起诉状副本等材料。

凯撒旅游则希望,在与员工协商一致的情况下,社保、公积金基数可以按照当地缴纳基数下限执行。同时,希望人社部能够给予企业相应的稳岗补贴。

按照各大平台此前的预计,今年春节长假原本将有4.5亿人次出游。但现在,这些本该赚钱的订单,全都变成了旅游企业的“流血点”。

凯撒旅游表示,所有1月26日以后出发的团队游及“机+酒”产品,均停止发团。携程方面则表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暴发导致用户大量退订,加之国家自1月27日起暂停全球跟团游经营,对行业产生了巨大的冲击。目前,疫情损失难以估计,但不论从短期还是长期看,损失无疑是巨大的,主要包括游客退团损失,无法减损的机票、酒店退订损失、签证、用车及地接资源,等等。

今日下午,猎云网在文远知行发来的声明中了解到,文远知行“已于1月20号收到诉讼,并已聘请开曼诉讼律师处理。文远知行重视每一位股东的合理诉求,希望可以做到保障股东的合法权益。但对于干扰公司正常发展,恶意损害公司利益的股东行为,公司也会坚决采取法律手段,捍卫公司利益。”

2017年3月初,百度内部邮件宣称,对现有业务及资源进行整合,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由百度集团总裁和首席运营官陆奇兼任总经理,高级副总裁王劲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将不再担任自动驾驶事业部(L4)总经理职务。对于王劲的卸任,百度解释为,他将在内部休息调整一段时间。次日,百度官网即“下架”了王劲的相关介绍。

专家认为,作为被疫情冲击比较严重的行业之一,旅游企业亟需政策扶持。

2018年6月,在离开百度和景驰后,王劲参与创办一家新的无人驾驶公司中智行(中智行科技有限公司)。

呼吁退还部分质量保证金

目前,在美国诉讼中,文远知行已经赢得两起临时禁令。根据该两起临时禁令,王劲、 黄坤、中智行及其一致行动人不得继续使用或公开从文远知行获得的软件代码,并不得转让 任何美国资产、知识产权及成立其他任何形式的公司进行自动驾驶技术研发与商业化。而针对王劲及中智行的中国诉讼目前仍在一审程序中。

针对消费者的误解和不敢旅游的心态,旅游企业希望政府和媒体能够多一点理解,对旅游行业的坚守给予真实传播和解读。希望社会各界能够消除误解,给旅游企业和员工多一些理解和关爱。如果能够适当延长清明、端午、五一等假期、严格落实带薪休假,对旅游业复苏也将大有帮助。

2017年4月王劲正式在硅谷成立景驰科技,并担任董事及CEO;5月份就宣布了他们已完成首次封闭道路无人驾驶路测;6月18日,景驰的名字就已经被加入了美国加州DMV路测拍照的名单;又过了几天,景驰已经开始在开放道路测试无人驾驶。

随着疫情的持续,旅游企业无法出团,收入基本没有了,但房租、人工等固定费用支出较大,现金流压力突出。

自1月23日以来,携程、同程艺龙、途牛等在线旅游企业的一线客服均开启了加班模式。在携程位于江苏南通的万人呼叫中心,一线客服人均加班13小时。由于正值寒假,不少加班客服不得不带上孩子到客服中心支援。

记者注意到,1月24日,人社部已表示符合条件的企业可按规定享受稳岗补贴。根据规定,企业稳岗返还标准,一般可按该企业及其职工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确定。但是,需要企业申请之后再审核、返还,时间和额度各地不一。

文远知行于 2018 年 11 月在美国联邦北加州地区法院提起针对王劲、黄坤及中智行商业秘密侵权、商业诋毁、违约之诉(“美国诉讼”),要求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 2.49 亿美金。并于 2019 年 1 月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相同诉讼(“中国诉讼”),要求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 1 亿 元。

今日早间,根据全球知名离岸金融数据库OffshoreAlert在其网站最新披露的起诉文件显示,景驰科技(文远知行前身)创始人王劲已于近日在开曼法庭,以侵害股东权益等诉由提起诉讼,要求清盘文远知行。

携程方面建议,2003年“非典”之后,原国家旅游局召开了全国恢复振兴旅游经济座谈会,将总额23亿元旅行社质量保证金的60%退还各大旅行社,以帮助旅行社渡过难关。

2019年8月,文远知行宣布与华南最大的出租车公司、广州公交集团旗下的广州市白云出租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及科学城(广州)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组建合资公司——文远粤行WeRide RoboTaxi,共同布局自动驾驶新出行。

据了解,该诉讼请求一旦得到法庭支持,文远知行的资金和资产将由法院、或法院委任的法定清算人监管,进入公司清算程序。

2018年3月,景驰科技正式加入百度Apollo开放平台,成为Apollo合作伙伴。随后,景驰科技JingChi.ai正式更名为文远知行WeRide.ai。

旅游企业更希望得到普惠性财税支持和更及时的金融支持,缓解短期现金流压力。例如,希望给予企业新增经营性融资支持,出台旅游行业扶持性政策,指定金融机构降低贷款利率,放宽贷款用途及提供专项贷款,同时给予一定的贴息支持。

旺季不旺,消费者集中退款

随着退改政策不断迭代,机票、酒店等非自愿退款需求快速增长。据了解,自第一版退改政策发布后,去哪儿平台上非自愿退款上涨了10倍以上。同程酒店业务平均每位客服每天的工作量增长了2.6倍。为了应对猛增的工作量,同程艺龙几乎所有可用的客服人力全部到岗,24小时持续处理用户的退改需求。

疫情造成的影响还不只退款这么简单。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4月,中智行与文远知行(前景驰科技)同样卷入知识产权纠纷案件中。

律师称王劲诉讼理由明显不成立,文远知行正常运营不会受影响

2013年12月王劲晋升为百度高级副总裁。在百度之前,王劲在甲骨文、Informix、E-Loan等位于美国硅谷的多家公司任职,并在回国后历任阿里巴巴资深技术总监、EBay中国CTO、EBay中国研发中心总经理、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

同样,面对多家境外航空公司陆续宣布停飞部分中国航线或削减航班量的消息,凯撒旅游迅速协同公司海外各分支机构,与境外资源方沟通,完成在途团组的签转工作,并为客人承担了办理签转所需的全部费用。

但是,这笔让消费者踏实的保障金,目前只能由企业自己及相关供应商承担,可能会让本就紧张的资金链雪上加霜。

另一件事情也加剧了旅行社的压力。疫情暴发以来,多家旅游企业推出了消费者保障措施。例如,携程启动2亿元重大灾害保障金,对用户改退订单产生的费用先行垫付,同程集团也启动了危机应急保障金2亿元,尽全力保障用户权益。携程还表示,将视事件发展,可能再次升级重大灾害保障金金额。

同时,企业也申请返还上年所交部分企业所得税,或者在特殊时期能减免企业增值税、降低增值税率、减免印花税等,以降低企业的基本运营成本。

由于疫情还在持续,各家企业还需继续承担用工成本。1月24日,人社部已建议,企业因受疫情影响导致生产经营困难的,可以通过与职工协商一致采取调整薪酬、轮岗轮休、缩短工时等方式稳定工作岗位,尽量不裁员或者少裁员。